尊龙人生就是博登陆

你的位置: > 尊龙人生就是博登陆 >

一个爱“脱缰”的演员丨专访杨蓉

已阅读:次  更新时间:2021-11-20 14:40  作者:admin  
html模版一个爱“脱缰”的演员丨专访杨蓉

文| 疯兔子

“我不知道这话我应不应该讲。”

杨蓉知道,人都是自私的,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告诉她,要多在意自己一些,“但是我觉得我是在为自己演戏,表达人物的同时我也在表达着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状态还很冷静。

“你会心疼自己吗?付出太多的话觉得值不值得?”聊天的过程中,我们谈到了关于她当年拍《千金女贼》时,曾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穿着高跟鞋走上4层楼高平台表演的经历。

“说实话,我不确定当年的我是怎么想的,她可能会觉得不值吧,但现在回看那段经历我觉得非常值。对于演员而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许我拍了很辛苦的戏,甚至这场很辛苦的戏我还反反复复地演了好几次,但最后没播,那你说值不值?”??“我觉得值。因为很简单,我作为一个演员,我这辈子只有一件事,就是演戏。我只要把这件事做好就好了,至于这场戏能不能播、播出后的反馈怎样,这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

但是,这个世界也有它既定的规则,比如生命时序,这并非有努力就能跨越。关于这点,出道二十多年的杨蓉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我从十几岁就开始拍戏,并不觉得年龄会带来多大的事业危机。”

然而,她准备好了,市场却没有。

在《沙海》后,杨蓉清晰地认知到自己不应该再演少女了,所以无论剧中角色的舆论反响有多好、有多少相似的角色找上门来,都被她拒绝了。同时,也带来了她一段时间的事业停滞期。“不要说主演了,就是女性配角,在我这个年龄段都很难拿到。”

直到她遇到了《当家主母》。

01

什么年龄就演什么角色、

做什么样的事

去年九月《当家主母》正式开机,在此之前,剧集就已经凭借一张双女主海报备受期待,因此《当家主母》一经官宣便点燃了大家的热情。

而曾宝琴这个角色,也让杨蓉看到了自己努力的新方向。

对于进入选择的尴尬期和内心纠结撕扯阶段的杨蓉而言,一方面是自己清楚少女角色与自身的不适配,二是适龄的角色一时不会找到自己。“在当时,放眼看市场上每年都会上线那么多戏,但40岁左右的女演员可以挑大梁的却没有很多。”所以杨蓉更加珍惜曾宝琴这个角色,除了角色的个人魅力之外,蒋勤勤、黄奕、王艳、惠英红等实力派女演员的加盟也让杨蓉看到了剧集对熟龄女性的友好。

“这个角色和我之前其他古装角色最大的不同也在于其身份定位的差异。”在20出头的年纪,杨蓉也曾在《少年天子》中演过“妈妈”角色,但于杨蓉而言,当时的感受和现在完全不同。对于一直有“娃娃脸”的杨蓉而言,在当时被说少女感明显是正常的事情,然而到《当家主母》中,即使是角色的少女时期,杨蓉也觉得应该找小女孩来演,但她的这个提议被主创否了。“因为剧中有大量闪回部分,所以少女时期的戏份还蛮重的,如果换人演的话,观众看剧的代入感不免受到影响。”

图源:网络

杨蓉并不回避关于年龄的问题,也不曾因停滞期产生焦虑情绪,作为公众人物,她常常活在别人口中,但她清楚自己的步调。“说实话我觉得自己离真正的好演员还差得很远。也有媒体会写‘杨蓉好会演戏’什么的,但我对此都是一笑而过。我知道自己在哪,也知道自己还差多少,知道自己的目标不是一个空壳子演员,也知道当下需要提炼生活中的感受。”

在没有拍戏的时间里,杨蓉会常去咖啡店、饭馆等地方,坐下来观察别人都是怎么生活的,与此同时,她也在享受自己的生活,感受自己心理上的变化,汲取新的灵感,以待新的角色。

当然,曾宝琴这个角色也是几经打磨,包括创作团队多次分析人物心理、行为逻辑,梳理故事脉络才终于呈现出的效果。

02

我从不用好坏去定义人物

《当家主母》之外,近期杨蓉还有的另一部剧集《致命愿望》迎来了收官之日。《当家主母》中,杨蓉的饰演的曾宝琴偏正向,虽然一开始也会给女主使绊子,但算不上是坏人;而《致命愿望》中的王美芬却是一个真正的反派。与之相对的,是杨蓉多年在正反派之间自如切换的角色设定,这个演员,似乎也从未规避过反派角色。

但其实,在王美芬这个角色上,杨蓉却觉得有所遗憾。

“我很喜欢《致命愿望》的人物小传,当时看到的时候觉得这个角色很聪明带感、有心计有手腕、有事业心,但最终受篇幅所限,很多内容并没有真正落实,角色的立体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影响,整体看下来,王美芬这个角色更偏功能性反派一些。”这与杨蓉对角色的构想不同。多年的经历和经验累积之下,杨蓉早已不会再用好坏性质去定义角色。“其实我也清楚,反派角色确实会有功能性的问题存在。但我作为演员,即使是反派角色,我也应该表演出角色的层次感和差异化。”

在角色方面,杨蓉想要遇到的是立体而丰满、人物故事完整、有演员创作空间的角色。虽然在剧本几易其稿之前,《当家主母》中的曾宝琴一角并没有引起杨蓉的兴趣。但是当最终的角色呈现在她面前、当杨蓉看到一个有多面性、多变性的曾宝琴时,她动心了。

正式拍摄前,杨蓉做了很多关于人物分析的工作。“我觉得我身上是有很多东西赋予了曾宝琴的,比如外柔内刚。”曾宝琴这个角色出生在富庶之家,经历过繁华鼎盛,也经历过家破人亡和其后的落魄荒凉。在杨蓉看来,于这个角色,在剧本的字里行间之余,她可以填充很多自己二度创作的东西去丰满人物,比如在剧中有一幕是曾宝琴打开柜子,里面摆满了她为儿子做的鞋子,由小到大,似乎是把他未来每年要穿的鞋子都做好了似的。

“其实这个片段是剧本里没有的。”杨蓉说,在剧中但凡有一个合适的当口,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app下载,她都会做一些为孩子所做的事情。“编剧有他对剧本的宏观看法,而作为演员则需要对角色更细节化的二度创作。”

在杨蓉看来,不管是正派人物还是反派人物都可以呈现出好的表演,而好的表演一定是有着扎实功底的。创作人物,她会尽量向真实化方向靠拢,即使是反派角色,她也不希望她的角色呈现出一种张牙舞爪的状态,不希望她是一种流于表面的“坏”。

03

“我应不应该自私?”

多年的拍戏过程中,杨蓉经历了不少挑战。冬天零下十几度的雪天中表演跳河戏、夏天裹着棉袄拍冬天戏份都是家常便饭,在间隔不到20米有将近二百个TNT炸点的场景里奔跑,她说自己跑的时候腿都是软的。这样的表演可能在当时看来会有些艰难,但回过头来去看这些戏份,杨蓉觉得自己得到了满足感。

可能说戏痴有点过头,但从她所述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她是一个真的会爱戏、为戏付出的演员。在情绪推到一定程度上时,她也会陷入忘我的心理状态中。《千金女贼》里的有场戏,当她站到4层楼高、没有任何防护装置的平台上时,身体稍微有所倾斜就会掉下去。走上去之前,导演也曾犹豫,劝她“要不就算了吧”,但她却没有犹豫“我说没关系,来吧,我现在就疯了。”

在杨蓉看来,自己在表演时的状态与最后镜头中的呈现是直接挂钩的,观众看不到演员所处在的环境是什么样的,但能直观地看到演员的情绪表达。而在彻底进入角色之后,杨蓉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角色,就要真正沉浸到角色的世界中,“在那个时候,我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但在戏外,杨蓉是一个冷静、清醒、克制的人。

她知道年龄有界限,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少女角色中绕弯打转,虽然在某一段时间里,她清晰地知道自己将要因此面临危机。“市场会有反馈的,它会讨论你为什么没有新作品出来,对于演员来说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包括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会为我着急。”

分离开表演角色和回归自我来看杨蓉这个人,你会看到,她是一个常常会“脱缰”的人。这个所谓的“缰”是自己和身边的人为她所划的保护线,然而她常常演着演着就会进入兴奋的状态中,然后不自觉地越过这条线。她总是说自己的工作人员很爱她,于是,她进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完成有难度的表演,退可以在自己在自己的小世界撒欢打滚。

虽然受大环境所限,她不能做到完全自如,也会时不时疑问“如果没有完全做到(表演和为表演付出的极限),我是自私吗?我应不应该自私?”但事实上,杨蓉事后想起来,每一次的答案都是,“我一定会走上那个高台。”

相关的主题文章:
客服时间:(9:00-18:00)
(周六日休息)